首頁(yè) 現代言情

獨占偏寵:陸醫生他蓄謀已久

展開(kāi)

獨占偏寵:陸醫生他蓄謀已久

作者: 格子蟲(chóng) 更新時(shí)間: 2024-07-18 08:01:05

連載中 公眾 VIP 現代言情婚戀情緣

機緣巧合之下,唐蘇發(fā)現她曾經(jīng)暗戀的高冷男神就住對門(mén),
八年了,他根本不記得她,唐蘇只好把小心思收斂起來(lái),裝不認識。
每次見(jiàn)面,她都中規中矩地喊他陸醫生。

……

某一天,陸寒在午休,唐蘇溜進(jìn)了他辦公室。
值班護士驚坐起,沖著(zhù)唐蘇一邊喊“站住”一邊跟了過(guò)去。
等護士趕到,唐蘇坐在椅子上,伸腿勾了下陸寒的腿,撒嬌:“陸醫生,我腿疼,你給看看?”
陸寒退后一步,轉頭對護士說(shuō):“你先出去,我會(huì )處理?!?
護士點(diǎn)頭,還體貼地幫他們關(guān)上門(mén),心里卻在嘀咕,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(gè)對陸寒投懷送抱的女人了,每一個(gè)都是哭著(zhù)出來(lái)的。
一會(huì )兒,辦公室的門(mén)開(kāi)了。
護士抬眼看去,唐蘇果然紅著(zhù)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(lái)。
護士了然一笑,暗道唐蘇不自量力。
隨后,陸寒匆匆從辦公室里追出來(lái)。
徑直掠過(guò)護士,一把撈住唐蘇的腰,把她打橫抱起,轉身往辦公室走去。
他一邊走,一邊對著(zhù)唐蘇低聲哄道:“不是讓你等我一會(huì )兒,腿疼還自己亂走什么?”

……

婚后,陸醫生外出開(kāi)會(huì ),手術(shù)支援,帶薪學(xué)習,終日不著(zhù)家,打電話(huà)都沒(méi)人接,唐蘇儼然成了一個(gè)新婚棄婦。
她在她的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寫(xiě)上:守活寡。
然后——
某個(gè)風(fēng)雨交加的晚上,陸醫生回來(lái)了。
沒(méi)多久,她把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改成:求放過(guò)。

免費試讀 加入書(shū)架 去APP,免費暢讀

最新章節

作品互動(dòng)區

大大已收到0個(gè)禮物禮物寫(xiě)的好棒,送個(gè)禮物~!

  • 99閱幣

    鮮花

  • 520閱幣

    咖啡

  • 1314閱幣

    鉆石

  • 6666閱幣

    豪車(chē)

  • 10000閱幣

    房子

  • 233閱幣

    刀片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(méi)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(méi)人支持Ta·快來(lái)做第一人

簽約

格子蟲(chóng)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7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923萬(wàn)

  • 創(chuàng )作天數

    2588

其他作品

  • 青梅有點(diǎn)酸,竹馬你別鬧

    【青梅竹馬小甜文,前期青蔥日常+后期甜寵虐渣,歡迎親們跳坑,(#^.^#)】 本是含著(zhù)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千金, 卻被抱養到普通尋常的人家。 六歲那年,來(lái)到城里,夏淺淺有了一個(gè)竹馬—— 是父母幫傭的東家小少爺林深。 自此,夏淺淺開(kāi)始了水深火熱的生活: 那個(gè)揪她小辮子,考試總比她厲害,下雨天推她去淋雨的小壞蛋,是他; 那個(gè)她生病發(fā)燒,會(huì )一整夜拉著(zhù)她的手陪伴她的小暖男,也是他; 在她找不到回家的路,會(huì )出來(lái)尋她,背她回家, 也會(huì )在她受別人欺負時(shí),以兄長(cháng)的身份霸氣護她。 總之,他是那個(gè)會(huì )允許自己給她各種委屈受,又強勢的不許別人欺負她的人。 她對他的情感很復雜,從小自卑的緣故,有些事,她從不言說(shuō),也不曾妄想。 能夠這樣待在他的身邊,她也覺(jué)得挺好。 她一直以為他們可以這樣相處,直到他談婚論嫁的那天,才會(huì )截止。 然而—— 十八歲那年,她被親生父母尋回,她私心的想讓自己變得優(yōu)秀之后再回來(lái)找他。 離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沒(méi)有告別,也來(lái)不及與他告別。 就這樣,時(shí)光匆匆,七年就這么過(guò)去了。 七年后,久別重逢的第一天,他對她說(shuō):“夏淺淺,我喜歡你,已經(jīng)很久了……” 陷入沉睡之中的夏淺淺:“……” 你確定要在我睡著(zhù)的時(shí)候跟我說(shuō)喜歡嗎?我能聽(tīng)得到?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方sir,離婚請簽字

    她不就是想要離婚嘛? 反正他也沒(méi)愛(ài)過(guò)她,不是嗎? 可—— 讓他簽個(gè)字,怎么就那么難? —————— 三年前,她被人綁架勒索,被他救下,蒙在她眼上的黑布一扯開(kāi),第一眼看到他,他像是一道極光,就此照亮了她的余生。 他強壯有力的臂彎抱著(zhù)她離開(kāi)那個(gè)被囚之地,那一刻起,她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囚在他的臂彎里。 她迷戀他的顏值,眷戀他的溫暖,為了跟他在一起,她拋開(kāi)了女人的矜持跟她的驕傲,主動(dòng)跟他求婚。 他答應了。 她一直知道,他接近她有所求,不過(guò),她蘇晚芯有顏,有貌,還有足夠多的財,他就是求一點(diǎn)兒,她也給得起。 殊不知,他自始至終求的,都不是她所想的那些,而是…… ----- 錦繡城第一名媛蘇晚芯,首富蘇城的獨生女下嫁給她的救命恩人方凌寒,那場(chǎng)盛世婚禮,女方主辦,無(wú)限風(fēng)光。 錦繡城前后十年,無(wú)人能夠匹及。 只是,風(fēng)光短暫,不過(guò)三年,蘇晚芯終捂不熱她丈夫那顆冰冷冰冷的心,她決定,跟方凌寒離婚。 PS:大虐傷身,小虐怡情,本文小虐,謹慎入坑,但入坑不虧,(#^.^#)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距離式婚姻

    十年愛(ài)情長(cháng)跑,七年家庭婚姻,十七年的感情生涯,在李興又一次應酬到第二天早上,帶著(zhù)滿(mǎn)身的香水味兒回到家里的時(shí)候,關(guān)靜這些年在瑣碎的婚姻生活里,繃緊的那根弦,徹底塌了。 他們的婚姻,被最后一根稻草給壓倒了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陸太太復婚吧

    三年前,宋如意為救母,嫁給了云城首富陸先生。 三年后,宋如意帶著(zhù)小拖油瓶穿梭在景城的大街小巷中。 一天,小拖油瓶好奇心爆棚,趁宋如意沒(méi)注意,旋轉了電動(dòng)車(chē)的加速把。 宋如意嚇壞了,猛的一波操作。 可她們還是把前方豪車(chē)的車(chē)屁股給撞了,車(chē)燈碎了。 宋如意傻眼了,這豪車(chē)她在陸先生的車(chē)庫見(jiàn)過(guò),陸先生說(shuō)非常貴。 就是換車(chē)燈,她送幾年的外賣(mài)都不夠啊。 宋如意想跑。 小拖油瓶卻抱著(zhù)她猛哭,“嗚嗚哇哇,媽咪,你是不是要把我賣(mài)給人家賠車(chē)?” 宋如意:“……” 這小腦袋瓜里成天都想什么呢? “不會(huì )的,媽咪不會(huì )的?!?宋如意安撫好了小拖油瓶,卻錯過(guò)了最佳的逃逸時(shí)間。 一個(gè)黑影站在她們跟前,“小姐,請上車(chē)?!?宋如意:“……” 這主人就在車(chē)里? 宋如意抱著(zhù)小拖油瓶顫巍巍的上車(chē),看到里面坐著(zhù)的人后,頓時(shí)五雷轟頂,她整個(gè)人直接暈過(guò)去了。 暈過(guò)去之前,她還聽(tīng)到小拖油瓶又哭了,“媽咪,媽咪,你不要死……” “放心吧,你媽咪沒(méi)死,只是暈了?!眹槙灥?。 陸先生沒(méi)補后三個(gè)字。 “呃,沒(méi)死嗎?”小拖油瓶揉著(zhù)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?” “因為……”陸先生湊過(guò)去,死死的盯著(zhù)那個(gè)暈過(guò)去的女人,“我也想知道?!?在這該死的女人眼里,他陸靖南是不是真的這么可怕? 看他一眼就能暈?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前妻歸來(lái)之邵醫生好久不見(jiàn)

      她,童欣樂(lè ),童家最受寵愛(ài)的小女兒。   他,邵正謙,邵家最驕傲的天之驕子。   她遇上他,愛(ài)上他,都比別的女人晚了一步;   二十歲那年,她搶先一步,讓他娶了她。   她知道他不愛(ài)她,但是她希望他給她一個(gè)機會(huì ),讓她用三年的光景,讓他愛(ài)上她。   三年后,她終于明白一個(gè)道理,愛(ài)就愛(ài),不愛(ài)就不愛(ài),努力未必可以。   明白后的童欣樂(lè ),毅然決然的放棄了這段婚姻,留下一紙離婚協(xié)議,遠走國外。   只是,遠走國外的童欣樂(lè ),不知道她走后的那一年,邵正謙有多瘋狂的尋找她。   童欣樂(lè )還不知道的是,為了讓她回來(lái),邵正謙都在背地里做了些什么。   又一個(gè)三年后,童欣樂(lè )為了爺爺的病而回國。   回國后,她主動(dòng)找了他,想要公事公辦,不料,他卻勢要與她沒(méi)完沒(méi)了。   【好久不見(jiàn)】   她坐在他辦公室,等他。   好一會(huì )兒,門(mén)口傳來(lái)了腳步聲,她站起來(lái),側身微笑,平靜道:“邵醫生,好久不見(jiàn)?!?   邵正謙嘴角僵硬,火急火燎的心被這句冷水給澆了一個(gè)醍醐灌頂。   邵正謙腳步放緩。   “邵醫生,請你救救我爺爺,除了診療金之外,我會(huì )拿一件我最鐘愛(ài)的東西跟你交換?!蓖罉?lè )用著(zhù)最平靜的語(yǔ)調,說(shuō)著(zhù)她今天來(lái)這里的目的。   不是為了敘舊,就是為了讓他答應救人,僅此而已。   “說(shuō)說(shuō)看?!鄙壅t埋頭翻著(zhù)他辦公桌上的病例,他手心都是汗,她并沒(méi)發(fā)現。   “什么?”童欣樂(lè )一頓。   “你最鐘愛(ài)的東西是什么?”邵正謙抬眸,眼神深邃,滿(mǎn)是期待。   童欣樂(lè )上前,將他們兒子的照片放在上面。   邵正謙眼底的光,黯淡了下去。   放下照片,抬頭鏗鏘有力的拒絕道,“不夠?!?   “what?”童欣樂(lè )詫異,直直的看向他。   他,變貪心了。   “……”P(pán)S:格子曰:這是一篇寵文,不管你們信不信,反正格子我是深信不疑。此處應該有掌聲,啪啪,啪啪啪……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豪門(mén)隱婚之閃來(lái)的愛(ài)妻

      他是G市名副其實(shí)的鉆石單身漢,身價(jià)位居本市第一,   世人皆知他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(ài),   卻無(wú)人知曉,五年前,他有過(guò)一段形式婚姻;   她是G市人民醫院的超級小護士,沒(méi)身價(jià)也沒(méi)高學(xué)歷,   眾人皆知她離異且帶著(zhù)一個(gè)拖油瓶,   卻無(wú)人知曉,她曾經(jīng)的丈夫,孩子的爹,就是站在那個(gè)金字塔最頂端的男人。   片段一:   被確診懷孕那天,她結婚證上的丈夫回來(lái)了。   翌日,早餐桌上,一張A4紙很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右手邊。   “這是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,請你簽個(gè)字?!彼f(shuō),五臟六腑都在顫抖。   “……有人了?”他放下筷子,看著(zhù)她,平靜的反問(wèn),眉眼幾不可見(jiàn)的跳了一下。   他回來(lái)是有事想跟她談的,眼下看來(lái),應該是沒(méi)必要了。   “……嗯?!庇泻⒆恿?,應該也算是有人了,因為從今以后,她要愛(ài)她的孩子了。   當初他們結婚的時(shí)候,他就說(shuō)過(guò),如果有了愛(ài)人,她可以跟他提離婚。   “好,我知道了?!彼c(diǎn)頭,拿過(guò)桌面上的協(xié)議書(shū),起身離開(kāi)了。   “……”   片段二: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  “厲有恒?!?   “姓厲?”母親叫孟欣,是他前妻,父親那一欄,沒(méi)有填,不是嗎?   “嗯,我爸爸叫厲梓煜,他是空中飛人?!?   “……”   下午五點(diǎn),孟欣接兒子放學(xué),看到兒子身旁的他,下意識的轉身就跑。   厲梓煜將厲有恒放到門(mén)衛室,叮囑他不許亂跑后,邁著(zhù)大長(cháng)腿追了過(guò)去。   “孟欣,站住?!?   “……”幾乎是下意識的,她就真的站住了。   他緩緩的邁步過(guò)去,人高馬大的站到她面前,將夕陽(yáng)全部擋去。   孟欣忍不住抬頭,夕陽(yáng)的余暉照耀著(zhù)他的臉,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模樣。   “跑什么跑?敢用八年的時(shí)間來(lái)暗戀,那敢不敢用一輩子的時(shí)間來(lái)明戀?”   “……”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開(kāi)到荼靡436103261

    623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閱文書(shū)友15381919348863138

    184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閱文書(shū)友17194035472172361

    102 迷妹值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午夜精靈sunny

    8,673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閱文書(shū)友15381919348863138

    4,779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YHWT櫻花

    3,840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赳赳麻麻

    3,728
  • 5

    開(kāi)到荼靡436103261

    3,510
  • 6

    風(fēng)中百合10

    3,490
  • 7

    噠噠噠噠219503140

    2,916
  • 8

    瑾瑟的晚秋

    2,000
  • 9

    閱文書(shū)友14990031963284942

    1,850
  • 10

    閱文書(shū)友16460455784824783

    1,623

同類(lèi)推薦

  • 花戎原著(zhù)小說(shuō):誤長(cháng)生

    林家成

    在魏國賤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經(jīng)受鑒鏡鑒相時(shí),鑒鏡中出現了天地始成以來(lái),傳說(shuō)中才有的那只絕色傾城的獨鳳,所有人都在為魏相府的三小姐歡呼,樣貌平凡的我納悶地看著(zhù)手,如果沒(méi)有看錯的話(huà),在鑒鏡從我身上掃過(guò)的那一息間,鑒鏡中的鳳凰,與我做著(zhù)同一個(gè)動(dòng)作……

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靈琲

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歷史上沒(méi)有記載的時(shí)空,職場(chǎng)上向來(lái)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的白領(lǐng)精英,在這里卻遇上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宮憫。

  • 薔薇莊園

    三月棠墨

    大雨滂沱的夜晚,沈嘉念衣衫破爛,狼狽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裝褲下,仰起的小臉蒼白如紙,嘴唇顫抖乞求:“救我……” 黑傘下,男人的臉龐看不真切,只聞得一聲短促的輕笑,辨不出情緒。 邊上的陸彥之暗忖:這姑娘找對人了,他這位好友平生愛(ài)好就是撿一些流浪的阿貓阿狗回去養。 別以為此人愛(ài)心泛濫,遠的不說(shuō),上個(gè)月帶回去那流浪貓撓了他一爪子,他反手撥開(kāi),厭惡得再不肯多看一眼。 果然,這人又一時(shí)興起,抱起流浪貓似的姑娘回了薔薇莊園,悉心養著(zhù)。給她吃最美味的食物、買(mǎi)最漂亮的裙子、送最貴的大提琴。 沒(méi)隔多久,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傳遍了,傅家那一位身邊多了個(gè)姑娘。 知曉傅大秉性的人嗤笑:看著(zhù)吧,養不了多久就扔了。 傅寄忱近幾日出現在人前,脖子多了兩道撓痕,再往后,那張俊美如神祇的臉上掛了彩。 眾人:家里的阿貓阿狗鬧成這樣了,還不丟掉? 深夜回家,傅寄忱借著(zhù)臺燈幽微的暖光,坐在床邊撈起被子里某人的手,給她剪指甲。 再不剪掉,他這張臉也不用出去見(jiàn)人了。 可笑至極的是,傅寄忱從未想過(guò)丟掉沈嘉念,她倒好,一聲不吭跑了,留下一枚親手雕刻的手把件兒,底下壓著(zhù)張做舊的箋紙,上面題字:佳偶天成。 傅寄忱氣瘋了,到處找那沒(méi)良心的貓。

  • 豪門(mén)棄婦不當對照組后躺贏(yíng)了

    冷面若兮

    孟初沅是豪門(mén)圈里公認的棄婦,老公常年不著(zhù)家,小叔子婆婆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脾氣臭。 別人都笑她過(guò)的不體面,只有孟初沅知道自己過(guò)的多舒坦自在。 有花不完的錢(qián),還不用生孩子。 只是一天,身為黑紅頂流的小叔子把她拉去了田園慢綜。 綜藝開(kāi)播前,作為對照組的孟初沅組以不幸的婚姻和冰冷的叔嫂關(guān)系穩占黑榜第一! 綜藝開(kāi)播后,孟初沅的神顏就直接蓋過(guò)了黑熱搜! 網(wǎng)友們的關(guān)注點(diǎn)開(kāi)始歪了畫(huà)風(fēng)。 豪門(mén)棄婦?有這四十克拉的鉆戒,我也要去當! 叔嫂不和?救命,他們倆擺爛擺的默契十足,簡(jiǎn)直是親姐弟好不好! 婆媳爭執?家庭日孟初沅婆婆的星星眼都快成她老迷妹了! 婚姻不幸?她男人占有欲都快溢出屏幕了,這是假cp我直播吃榴蓮皮!

  • 重生年代:病美人后媽只想咸魚(yú)

    暖心月

    (新文《重生年代:嬌美人大嫂拒絕營(yíng)業(yè)》開(kāi)更,還望寶子們多多支持小月哈~) 姜黎是在凹里村姜家嬌養長(cháng)大的病美人幺女身上醒來(lái)的。 原主也實(shí)慘:先是被退婚,接著(zhù)賭氣嫁給二婚男做后媽?zhuān)瑳](méi)成想,這個(gè)后媽竟倒霉催地成了大院里另一后媽的對照組。 簡(jiǎn)直堪稱(chēng)炮灰界女配中的翹楚。 但在姜黎這,一切都不是問(wèn)題。 她只知道,所謂的二婚男是海歸科研人才,業(yè)務(wù)忙、工資高、盤(pán)靚條順,常年不著(zhù)家,在這吃不飽穿不暖,出門(mén)靠走,通訊靠吼的年月里,嫁給對方,對此生只想咸魚(yú)的她來(lái)說(shuō),再好不過(guò)! 姜母:……閨女傻了! 哥哥(嫂嫂、侄兒侄女)們:……妹妹(小姑子、小姑)瘋了! 不過(guò),除了一家之主姜大隊長(cháng)外,其他家人都在為姜黎捏一把汗,擔心身嬌體弱的寶貝閨女(妹妹、小姑子、小姑)受不了做后媽的委屈,把自個(gè)憋出個(gè)好歹來(lái)。 知道姜家這檔子事的村里人,湊在一塊滿(mǎn)嘴冒酸氣,說(shuō)些有的沒(méi)的,特別是那不盼人好的,只等著(zhù)看姜家的笑話(huà)。 結果,姜黎婚后的日子不但過(guò)得美滋滋,更是男人疼,繼子女們寵、張嘴就喊媽?zhuān)瑺攷讉€(gè)就像黏人精,媳婦兒(后媽?zhuān)┳吣母侥摹?- 洛晏清生性淡漠,心里只有工作,但不知何時(shí)起,驚訝發(fā)現……

  • 電競大神暗戀我

    戰七少

    本書(shū)已出《我和榮光都歸你》三年前,帝盟解體,游戲天才莫北,低調隱退。 三年后,她女扮男裝,埋名回歸,從被人唾棄到重登神壇,引來(lái)了全民沸騰! 他俊美禁欲,粉絲無(wú)數,電競圈無(wú)人不識。 入隊一開(kāi)始他對她說(shuō):“安分點(diǎn),不要有非分之想?!? 后來(lái)她身份暴露,他從桌前抬眸,緩身站起:“游戲里結完婚就想始亂終棄?嗯?” 漫畫(huà),有聲同名《電競大神暗戀我》

  • 獨占偏寵:陸醫生他蓄謀已久

    格子蟲(chóng)

    機緣巧合之下,唐蘇發(fā)現她曾經(jīng)暗戀的高冷男神就住對門(mén), 八年了,他根本不記得她,唐蘇只好把小心思收斂起來(lái),裝不認識。 每次見(jiàn)面,她都中規中矩地喊他陸醫生。 …… 某一天,陸寒在午休,唐蘇溜進(jìn)了他辦公室。 值班護士驚坐起,沖著(zhù)唐蘇一邊喊“站住”一邊跟了過(guò)去。 等護士趕到,唐蘇坐在椅子上,伸腿勾了下陸寒的腿,撒嬌:“陸醫生,我腿疼,你給看看?” 陸寒退后一步,轉頭對護士說(shuō):“你先出去,我會(huì )處理?!? 護士點(diǎn)頭,還體貼地幫他們關(guān)上門(mén),心里卻在嘀咕,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(gè)對陸寒投懷送抱的女人了,每一個(gè)都是哭著(zhù)出來(lái)的。 一會(huì )兒,辦公室的門(mén)開(kāi)了。 護士抬眼看去,唐蘇果然紅著(zhù)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(lái)。 護士了然一笑,暗道唐蘇不自量力。 隨后,陸寒匆匆從辦公室里追出來(lái)。 徑直掠過(guò)護士,一把撈住唐蘇的腰,把她打橫抱起,轉身往辦公室走去。 他一邊走,一邊對著(zhù)唐蘇低聲哄道:“不是讓你等我一會(huì )兒,腿疼還自己亂走什么?” …… 婚后,陸醫生外出開(kāi)會(huì ),手術(shù)支援,帶薪學(xué)習,終日不著(zhù)家,打電話(huà)都沒(méi)人接,唐蘇儼然成了一個(gè)新婚棄婦。 她在她的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寫(xiě)上:守活寡。 然后—— 某個(gè)風(fēng)雨交加的晚上,陸醫生回來(lái)了。 沒(méi)多久,她把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改成:求放過(guò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