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現代言情

春夜纏吻

展開(kāi)

春夜纏吻

作者: 傅五瑤 更新時(shí)間: 2024-03-24 21:21:53

已完結 簽約 VIP 現代言情都市生活

(年上雙潔,高嶺之花下神壇。)
2021 年夏,江檀初遇周應淮。
男人扯著(zhù)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陰涼角落,“江檀,捷徑就在這里,你走不走?
江檀聞言,抬頭看他。
江檀愛(ài)周應淮。愛(ài)他眉眼矜淡,笑意淡漠,愛(ài)他永遠冷靜,從不動(dòng)心??蛇@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誠意,卻是心照不宣的交換。
偏偏也是江檀,背棄規則選擇動(dòng)心,大雪滿(mǎn)肩,她聲線(xiàn)也曠涼:“周應淮,不要喜歡,要愛(ài)?!?
男人眉眼寡淡,難得認真:“檀檀,我根本沒(méi)有這東西?!?
她在雪夜離開(kāi),周應淮沒(méi)有說(shuō)半字挽留,燈火卻亮了一整夜。

2023 年夏,江檀創(chuàng )業(yè)初具雛形,而從前低調的男人出席各式會(huì )議,占據頭版頭條,身家顯赫,美色惑人。
江檀看著(zhù)他眼角的淚痣,指尖輕點(diǎn)屏幕,心口一窒。
會(huì )議桌上重逢形同陌路,江檀和他的下屬交鋒,節節敗退。男人高居主位,冷眼旁觀(guān)。
會(huì )議結束,江檀咬著(zhù)牙收拾,周應淮眉眼微抬,語(yǔ)調平淡,“江檀,好久不見(jiàn)?!?
江檀走得頭也不回。

終于,洋山港觥籌夜色,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,周應淮咬著(zhù)煙漫不經(jīng)心走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高跟鞋。
眾目睽睽,最淡漠的男人彎腰替她穿鞋。
而她聲線(xiàn)哽咽,“周應淮,你又不愛(ài)我,干嘛來(lái)我夢(mèng)里?”
男人眼神晦暗,半響,輕輕說(shuō):“檀檀,那我在夢(mèng)里給你放個(gè)煙花賠罪好嗎?”
一你說(shuō)的人間我全都試過(guò)了,我還是只喜歡你。
一一我會(huì )求她回頭,我會(huì )請她愛(ài)我。
極致冷靜,深度迷戀

免費試讀 加入書(shū)架 去APP,第一時(shí)間看更新

最新章節

作品互動(dòng)區

大大已收到0個(gè)禮物禮物寫(xiě)的好棒,送個(gè)禮物~!

  • 99閱幣

    鮮花

  • 520閱幣

    咖啡

  • 1314閱幣

    鉆石

  • 6666閱幣

    豪車(chē)

  • 10000閱幣

    房子

  • 233閱幣

    刀片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(méi)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(méi)人支持Ta·快來(lái)做第一人

簽約

傅五瑤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11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641萬(wàn)

  • 創(chuàng )作天數

    1771

其他作品

  • 歸港有雨

    (男二上位,年上7歲,雙潔。嬌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頂級財閥。) 邊月16歲父母雙亡,手握邊家巨額遺產(chǎn),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。 邊李兩家交好,李家長(cháng)輩體恤邊月失去雙親,帶回撫養。 邊月初遇李斯珩,他越過(guò)兩排黑色制服的保鏢走到她面前,他說(shuō)帶她回家,嗓音溫柔。 足夠少女一生心動(dòng)。 邊月22歲這年,如愿和李斯珩結下姻親。 燈光寂寥下,男人眉目如初,嗓音卻淡漠:“邊月,我變心了?!? 邊月決心給李斯珩一個(gè)體面的分手。 * 香江晚報日日播送頭版頭條,“沈氏家主沈津辭多日連續出入寺廟,罹患絕癥,危在旦夕?!? 報紙上,男人側臉深邃冷清,雅致貴重,一身黑衣疏離,色氣極差。 眾人拍手稱(chēng)快,暗地里說(shuō)沈津辭諸事做絕,是遭報應了。 邊月看著(zhù)報紙,心生一計。 香江驟雨連綿,邊月坐在沈家大廳,頭發(fā)往下淌水。她狼狽太重,于燈光昏昧間窺男人氣質(zhì)清絕,姿色惑人,“聯(lián)姻”二字說(shuō)的毫無(wú)底氣。 短暫沉默,沈津辭連眼都沒(méi)抬,聲線(xiàn)沉凝華麗:“好?!? 一場(chǎng)婚事辦得十萬(wàn)火急,看客嘩然。 * 再遇李斯珩已經(jīng)是婚后,邊月在路邊躲雨。李斯珩沖下車(chē),儀態(tài)盡失跑向她,他死死扣著(zhù)她的手,啞聲,“邊月,你和他離婚,我娶你?!? 當天夜里,在國外出差的沈津辭聞?dòng)嵒貒?,和后半夜才回家的邊月對面而坐? 男人打火機砂輪擦過(guò),火光跳躍,于夜色中面容輪廓更迷人,他吸了一口煙掐滅,大步走到邊月面前,扣住她的后頸發(fā)狠吻下去。 ——港城的雨季會(huì )結束,我也會(huì )等你回家。 ——霧失樓臺,月迷津渡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戒斷偏愛(ài)

    (橫刀奪愛(ài),雙潔,書(shū)香世家假君子vs膚白貌美偽月光) 戚歲寧當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,成了杭城無(wú)人不知的吉祥物。 周靳晏是天之驕子,走到哪里都是被捧著(zhù)的主兒。唯獨在追求戚歲寧這件事上,一次次的碰壁。 戚歲寧出國那幾年,周大少爺身邊美人環(huán)繞,也不過(guò)是婉婉類(lèi)卿,個(gè)個(gè)都像極了戚歲寧這個(gè)白月光。 再后來(lái)白月光歸國,生日那天,周靳晏在眾人面前求婚,后者卻無(wú)辜又柔弱的說(shuō):“我已經(jīng)有未婚夫了?!?戚歲寧一直知道白月光應該是什么樣子的,溫柔婉約,柔弱可憐,她也一直兢兢業(yè)業(yè)的扮演著(zhù)。 直到后來(lái)祁家大門(mén)前,溫雅俊美的男人撐傘走過(guò)來(lái),對自己說(shuō):“歲歲,演技真差?!?杭城第一財閥祁聿禮是百年書(shū)香門(mén)第養出來(lái)的繼承人,矜貴自持,溫文爾雅,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。 彼時(shí)大雪覆城,戚歲寧為了擺脫周靳晏的控制,主動(dòng)找上他。 小姑娘眼淚汪汪,蹲在傘下可憐兮兮的說(shuō):“祁先生。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,你能不能和我假訂婚?!?卻無(wú)人知偏僻的刺青店,溫雅如玉的男人款款進(jìn)門(mén),在鎖骨處刻下了一朵木蘭花色。 他愛(ài)的人不是白月光,而是山巔上剔透的霜雪,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。 #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#癡情苦等不如橫刀奪愛(ài)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春日折歡

    【已簽出版】 (男二上位,雙潔) 七年時(shí)間,商應辭以一己之力,讓商氏成了青城最負盛名的高門(mén)。眾人艷羨施意眼光好,高攀良人,余生無(wú)憂(yōu)。 只有施意知道,那個(gè)為她跑遍青城買(mǎi)反季桃子的少年,早就消失了。 青城的春日,施意咬著(zhù)雪糕從超市走出來(lái),看見(jiàn)商應辭和喬家的小姐在街邊相擁,難舍難分。 她安靜看著(zhù),下一秒將訂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進(jìn)了垃圾桶。 數月后,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貴沈先生的婚事傳的沸沸揚揚。商應辭死死抵著(zhù)施家的大門(mén),聲線(xiàn)顫抖:“這才幾個(gè)月?” “施意一臉漠然:“幾個(gè)月足夠我桃子過(guò)敏了?!?— 施意記事時(shí)沈蕩就已經(jīng)是她家的??土?,少年一身洗滌發(fā)白的衣裳,從管家手中接過(guò)錢(qián),離開(kāi)時(shí)背影挺直單薄。 豈止云泥之別。 后來(lái)十九歲的沈蕩跪在雪地里,小公主撐傘走過(guò),眉眼間都是厭惡,“一個(gè)伸手問(wèn)我家要錢(qián)的窮小子罷了!” 一去經(jīng)年,當年一貧如洗的少年成了商業(yè)新貴。沒(méi)有報復,他甚至吝惜對她多一個(gè)眼神。 直到后來(lái)一貫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紅了眼眶,扣著(zhù)她的手腕聲音低?。骸笆┦?,現在呢?現在我配得上你了嗎?” 見(jiàn)到施意的那刻沈蕩才明白,那些靠時(shí)光釋?xiě)训娜?,是?jīng)不起再見(jiàn)的。 【雁字回時(shí),月滿(mǎn)西樓】 【前期校園,后期都市】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蓄意熱吻

    【已簽出版】 男二上位,國民初戀·斯文敗類(lèi) 程微月初見(jiàn)趙寒沉是在父親的退休宴上。 父親酒意正酣,拍著(zhù)男人的肩膀,喊自己小名:“寧寧,這是爸爸最得意的學(xué)生?!?趙寒沉聞言輕笑,狹長(cháng)的眉眼不羈散漫,十八歲的少女心動(dòng)低頭。 后來(lái)鬧市,天之驕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著(zhù)美艷的女人,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煙。他余光看見(jiàn)她,咬字輕慢帶笑:“寧寧?” 心動(dòng)避無(wú)可避。 可浪子沒(méi)有回頭,分手鬧得并不好看。 分手那天,京大?;ǔ涛⒃略诒娔款ヮハ律攘粟w公子兩個(gè)耳光,后者偏過(guò)臉半晌沒(méi)動(dòng)。 卻無(wú)人知低調的商務(wù)車(chē)里,眾人口中最端方守禮的周家家主,律政界的傳奇周京惟捏著(zhù)少女小巧的下巴發(fā)狠親吻。 許久,他指腹擦過(guò)她眼角的淚水,斯文矜貴的面容,語(yǔ)氣溫和:“玩夠了嗎?” … 程微月見(jiàn)過(guò)周京惟最溫柔的樣子。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,涇城靈安寺,鵝雪輕絮的天地間,人頭攢動(dòng),香火繚繞,她去求和趙寒沉的一紙姻緣。 直到周京惟逆著(zhù)人流朝自己走來(lái),將姻緣符塞在自己手中,“所愿不一定有所償?!?他頓了頓,又說(shuō):“寧寧,玩夠了就回來(lái)?!?佛說(shuō)回頭是岸,那一天程微月頻頻回頭,都能看見(jiàn)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,于萬(wàn)千人潮里,目光堅定的看向自己。 佛真的從不誑語(yǔ)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他以溫柔越界

    「廣播劇在喜馬拉雅已上線(xiàn)」 (男二上位文,雙潔,男主黑切黑,男二白切黑) 北城皆知唐如錦恣情傲物,卻在家中養了個(gè)嬌氣的病美人,一養就是八年。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,十步一喘,十八歲進(jìn)演藝圈,次年就成了當紅花旦。 后來(lái)同年頒獎典禮,他將美艷影后攬入懷中,辛甜當場(chǎng)掌摑后者,至此身敗名裂。 所有人都說(shuō)辛甜恃寵而驕,無(wú)人知當天夜里她將一張卡扔在唐如錦面前,姿態(tài)疏離:“這是我這八年的撫養費?!?后者捻著(zhù)煙,隔著(zhù)輕煙薄霧,瞇眸冷笑:“很好?!?* 北城秦家家主秦時(shí)遇,曾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。 只是他常年與世隔絕,神秘至極。 有傳聞?wù)f(shuō):他冷淡寡言,性情暴戾,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,最終卻判定輕傷。 有傳聞?wù)f(shuō):他溫柔如明月,樣貌傾倒眾生,是世間難得的君子。 辛甜身敗名裂的19歲嚴冬,踏著(zhù)冬日冷清月色,敲開(kāi)了他的房門(mén)。 春日如約到來(lái)之前,他要讓他的蝴蝶,飛回他的身邊… * 很久以后,唐如錦在訪(fǎng)談現場(chǎng)拉住對自己熟視無(wú)睹的辛甜,眼眶猩紅:“別鬧了,你要玩死我嗎?” 后者笑容爛漫,是唐如錦從未聽(tīng)過(guò)的冷淡語(yǔ)氣:“放手,我丈夫還在家等我?!?而秦時(shí)遇走到她身側,將外套披在她身上,笑意溫雋:“甜甜,回家?!?/p> 加入書(shū)架

  •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

    (1v1,雙潔) 表面溫婉行為大膽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瘋批的病嬌男主。 蘇嬈穿進(jìn)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說(shuō)后,兢兢業(yè)業(yè)地致力于同一件事——讓冰清玉潔的白月光男二愛(ài)上自己,之后黑化。 一開(kāi)始蘇嬈覺(jué)得,有什么事能比讓白月光墮化,成為全書(shū)最大反派更刺激呢? 可后來(lái),當白月光們如她所愿,都變成了黑月光,甚至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狠戾陰鷙時(shí),她的下場(chǎng)也同樣越發(fā)慘烈了。 等到一切結束,她才終于發(fā)現,那些各個(gè)世界長(cháng)得一模一樣的白月光,原來(lái)都是同一個(gè)人。 兜兜轉轉,為她而來(lái)。 …… 這世間的人于我而言,不過(guò)蕓蕓眾生, 于是浮沉潦草也是應當,歷經(jīng)苦難也是難免, 可后來(lái)我遇見(jiàn)了蘇嬈, 她身上哪怕沾了一點(diǎn)點(diǎn)灰塵,我都心疼得不得了, 我才知原來(lái)我所有的靈魂, 他們或放肆或溫柔或不講理, 可無(wú)一例外, 他們都愛(ài)她。 她是我的無(wú)上榮光,亦是我的星河如燦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快穿之滿(mǎn)級影后她演技過(guò)人

    影后喬熙隱婚的第三年,她的丈夫紀淮深意外死亡。 喬熙表示這簡(jiǎn)直就是一夜暴富,走上人生巔峰的節奏。 然而在去往葬禮途中,她遇到車(chē)禍,被迫卷入了一個(gè)神秘的系統。 系統告訴她:攻略所有世界中紀淮深的人格碎片,他們兩人都能重生。 喬熙覺(jué)得,這筆買(mǎi)賣(mài)還是很劃算的。 可是……為什么攻略對象好像越來(lái)越病嬌了? 好不容易在病嬌中殺出一條血路,喬熙終于回到了現實(shí)世界,卻看見(jiàn)紀淮深坐在不遠處,正興師問(wèn)罪地看著(zhù)自己。 他將她扯進(jìn)懷中,冰冷的指尖捏著(zhù)她的臉,語(yǔ)調低涼:“聽(tīng)說(shuō)我死了,你很開(kāi)心?” 喬熙:“不不不,不開(kāi)心。我就……笑了一下?” ———— 世人都說(shuō)蘭城首富紀淮深是個(gè)冷心冷情的人,溫雅面目擋不住骨子里的狠戾。 謙和是假,冷血是真。 只有喬熙見(jiàn)過(guò)他笑意沉沉的模樣, 見(jiàn)過(guò)他眼含希冀地將一朵衰敗玫瑰小心珍藏的模樣, 見(jiàn)過(guò)一身煞氣的他為自己放下屠刀的模樣…… 她愛(ài)他所有的樣子。 —— 一句話(huà)簡(jiǎn)介:他囿于深淵,卻想將明月私藏。 她是他的無(wú)雙小喬,千金不換——紀淮深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慕你多時(shí)

    (雙重生,寵文,雙潔) 傅瑾珩那個(gè)人啊,是名門(mén)傅家的九爺,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。 唯獨可惜的是,他清冷不易親近,高嶺之花,不得攀折。 可是只有余歡知道,他是怎樣步步為營(yíng)得到她,咬著(zhù)她肩胛時(shí),一雙眼睛又是怎樣的猩紅。他說(shuō):“顧余歡,除了我的身邊,你還想去哪里?” 余歡到底還是怕了他一輩子,好不容易重生一次,她只想和他保持距離! 可是,誰(shuí)能告訴她,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? 那人遙遙地對她笑,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說(shuō):“余歡,這輩子,你也是我的?!?原來(lái),愛(ài)是黥首之刑,越深?lèi)?ài),越深刻。 …… 海城有傳聞,傅家九爺的妻子顧余歡心腸歹毒,擅長(cháng)吹枕邊風(fēng)。但凡和她有過(guò)沖突的人,都會(huì )在海城銷(xiāo)聲匿跡。 眾人都說(shuō),寧得罪小人,莫得罪顧余歡。 余歡翻了個(gè)白眼,看了一眼身側面色平靜的男人,表示今天也是背鍋的一天呢! …… 很多年后,余歡才知道,那個(gè)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,愛(ài)了她兩輩子,窮盡了所有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他的傾城意

    (愛(ài)與救贖,1v1雙處) 鄭輕輕失戀的第一天,遇見(jiàn)了陸醫生。 陸醫生說(shuō):“輕輕,如果你還有勇氣,那就不要哭,原地站好,我來(lái)娶你?!?鄭輕輕失戀的第二天,嫁給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醫生陸郗城。 陸郗城永遠都是溫潤雅致,幽幽如蘭的君子。 可后來(lái),鄭輕輕在無(wú)意中撞見(jiàn)了他的另一面,狠戾的、淡漠的。 他笑對她,語(yǔ)調卻是寒涼:“輕輕,過(guò)來(lái)?!?她才知道他的背景,s市陸家家主,多少名媛趨之若鶩。 她亦是笑,在眾人驚詫的眼光中,笑顏平靜:“陸郗城,原地站著(zhù),等我過(guò)來(lái)?!?——小劇場(chǎng)—— 鄭小姐無(wú)意中看見(jiàn), 陸先生坐在書(shū)房里, 手上拿著(zhù)照片, 神色專(zhuān)注。 鄭小姐未曾見(jiàn)過(guò)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, 一歲的、十歲的自己。 從小到大,每一張都赫然在目。 她被嚇到, 終究沒(méi)有克制住, 自喉間溢出一絲絲聲音。 陸先生走向她時(shí),自嘲地笑了笑: “你現在是不是覺(jué)得,我剛剛的行為就像個(gè)變態(tài)?” 可是鄭小姐卻對他笑,語(yǔ)氣溫柔地說(shuō): “陸郗城,你以后不要這樣了, 我努力喜歡你,好不好?” 陸先生紅著(zhù)眼睛想, 原來(lái)上天待他, 還不至于那么的苛刻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宋先生的情書(shū)

    (1v1雙處,暗黑系寵文,已完結?。?阮姝的心上人,名字叫宋霽——c市名流之首,神秘溫雅,手段狠戾。 這樣的一個(gè)男人,愛(ài)了阮姝很多年,窮盡一切。愛(ài)始于微末年少,卻突逢背叛,剜挑骨肉后一地淋漓。 許多年歲后,她回到他身邊,她喊他:“宋先生”,強作鎮定。他帶著(zhù)痛意開(kāi)口,聲音低沉,些許蠱惑,他說(shuō):“阮姝,我們結婚吧?!?他原本是想折辱她的。 或許在內心深處,他更想告訴她,最懵懂的年少,他也為她寫(xiě)過(guò)情書(shū)。 (腹黑病嬌嚇跑傻白甜,苦心經(jīng)營(yíng)多年到手的故事。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這世上的人于宋霽而言只有兩種 有利可圖的 無(wú)利可圖的 除了阮姝 她在人群之外 是宋霽所有的呵寵、縱容和溫柔 阮姝從來(lái)都是宋霽的無(wú)上珍寶 (喜歡的小伙伴可以加qq群:801609636,可以討論劇情,還有不定期小劇場(chǎng)??)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笨笨豬236175440

    30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詩(shī)酒趁年華jc

    10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暫無(wú)

    - - 迷妹值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婁琦玥

    7,990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長(cháng)安漫日輝

    3,647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午夜精靈sunny

    3,212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小貝家的貓

    2,538
  • 5

    含雪生香

    2,373
  • 6

    Running520

    2,220
  • 7

    小瑤不知所措

    2,161
  • 8

    A曦baby

    2,140
  • 9

    yechenyao

    2,121
  • 10

    tian80720

    2,084

同類(lèi)推薦

  • 花戎原著(zhù)小說(shuō):誤長(cháng)生

    林家成

    在魏國賤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經(jīng)受鑒鏡鑒相時(shí),鑒鏡中出現了天地始成以來(lái),傳說(shuō)中才有的那只絕色傾城的獨鳳,所有人都在為魏相府的三小姐歡呼,樣貌平凡的我納悶地看著(zhù)手,如果沒(méi)有看錯的話(huà),在鑒鏡從我身上掃過(guò)的那一息間,鑒鏡中的鳳凰,與我做著(zhù)同一個(gè)動(dòng)作……

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靈琲

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歷史上沒(méi)有記載的時(shí)空,職場(chǎng)上向來(lái)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的白領(lǐng)精英,在這里卻遇上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宮憫。

  • 回到九零,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

    肥媽向善

    回到一九九六年,老謝家的女兒謝婉瑩說(shuō)要做醫生,很多人笑了。 “鳳生鳳,狗生狗。貨車(chē)司機的女兒能做醫生的話(huà)母豬能爬樹(shù)?!?“我不止要做醫生,還要做女心胸外科醫生?!敝x婉瑩說(shuō)。 這句話(huà)更加激起了醫生圈里的千層浪。 當醫生的親戚瘋狂諷刺她:“你知道醫學(xué)生的錄取分數線(xiàn)有多高嗎,你能考得上?” “國內真正主刀的女心胸外科醫生是零,你以為你是誰(shuí)!” 一幫人紛紛圍嘲:“估計只能考上三流醫學(xué)院,在小縣城做個(gè)衛生員,未來(lái)能嫁成什么樣,可想而知?!?高考結束,謝婉瑩以全省理科狀元成績(jì)進(jìn)入全國外科第一班,進(jìn)入首都圈頂流醫院從實(shí)習生開(kāi)始被外科主任們爭搶。 “謝婉瑩同學(xué),到我們消化外吧?!?“不,一定要到我們泌尿外——” “小兒外科就缺謝婉瑩同學(xué)這樣的女醫生?!?親戚圈朋友圈:…… 此時(shí)謝婉瑩獨立完成全國最小年紀法洛四聯(lián)癥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,代表國內心胸外科協(xié)會(huì )參加國際醫學(xué)論壇,發(fā)表全球第一例微創(chuàng )心臟瓣膜修復術(shù),是女性外科領(lǐng)域名副其實(shí)的第一刀! 至于眾人“擔憂(yōu)”的她的婚嫁問(wèn)題: 海歸派師兄是首都圈里的搶手單身漢,把qq頭像換成了謝師妹。 年輕老總是個(gè)美帥哥,天天跑來(lái)醫院送花要送鉆戒。 更別說(shuō)一堆說(shuō)親的早踏破了老謝家的大門(mén)……

  • 春夜纏吻

    傅五瑤

    (年上雙潔,高嶺之花下神壇。) 2021 年夏,江檀初遇周應淮。 男人扯著(zhù)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陰涼角落,“江檀,捷徑就在這里,你走不走? 江檀聞言,抬頭看他。 江檀愛(ài)周應淮。愛(ài)他眉眼矜淡,笑意淡漠,愛(ài)他永遠冷靜,從不動(dòng)心??蛇@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誠意,卻是心照不宣的交換。 偏偏也是江檀,背棄規則選擇動(dòng)心,大雪滿(mǎn)肩,她聲線(xiàn)也曠涼:“周應淮,不要喜歡,要愛(ài)?!? 男人眉眼寡淡,難得認真:“檀檀,我根本沒(méi)有這東西?!? 她在雪夜離開(kāi),周應淮沒(méi)有說(shuō)半字挽留,燈火卻亮了一整夜。 2023 年夏,江檀創(chuàng )業(yè)初具雛形,而從前低調的男人出席各式會(huì )議,占據頭版頭條,身家顯赫,美色惑人。 江檀看著(zhù)他眼角的淚痣,指尖輕點(diǎn)屏幕,心口一窒。 會(huì )議桌上重逢形同陌路,江檀和他的下屬交鋒,節節敗退。男人高居主位,冷眼旁觀(guān)。 會(huì )議結束,江檀咬著(zhù)牙收拾,周應淮眉眼微抬,語(yǔ)調平淡,“江檀,好久不見(jiàn)?!? 江檀走得頭也不回。 終于,洋山港觥籌夜色,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,周應淮咬著(zhù)煙漫不經(jīng)心走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高跟鞋。 眾目睽睽,最淡漠的男人彎腰替她穿鞋。 而她聲線(xiàn)哽咽,“周應淮,你又不愛(ài)我,干嘛來(lái)我夢(mèng)里?” 男人眼神晦暗,半響,輕輕說(shuō):“檀檀,那我在夢(mèng)里給你放個(gè)煙花賠罪好嗎?” 一你說(shuō)的人間我全都試過(guò)了,我還是只喜歡你。 一一我會(huì )求她回頭,我會(huì )請她愛(ài)我。 極致冷靜,深度迷戀

  • 重生年代大院嬌媳美又颯

    春光滿(mǎn)園

    一朝穿越,云依成了與自己名字同音的‘戀愛(ài)腦’小可憐楚蕓一。 原主不僅被人算計了工作,還被人哄騙著(zhù)報了名,準備要下鄉。 無(wú)意間發(fā)現說(shuō)喜歡自己的人,竟然背著(zhù)她與別人私會(huì ),才明白原來(lái)一切都是他們的算計。 失魂落魄時(shí),又接到爺爺出事的消息,一時(shí)心灰意冷,香消玉損在了靈堂之上。 云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雷霆手段奪回工作,讓算計原主的一家人,成了人人喊打的過(guò)街老鼠。 還順手把看不上原主的娃娃親給退了,我呸,將來(lái)還不知道是誰(shuí)看不上誰(shuí)呢? 看著(zhù)無(wú)意間得來(lái)的金手指,她在心中感嘆: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 至于尋親? 還是順其自然吧,她可不想給自己找一堆祖宗回來(lái),孤女這身份就挺好。 第一次見(jiàn)面,被男人拋來(lái)的籃球砸出了鼻血...... 第二次見(jiàn)面,被人誤會(huì )是同伙,兩人默契合作,逃出生天........ 第....N次見(jiàn)面,差點(diǎn)成了男人的解藥,這都是什么孽緣......... 然一副雙面繡,讓大院里公認淡溥寡欲、不近女色的霍四少為她瘋、為她狂,為她哐哐撞大墻。 大院里的人誰(shuí)不說(shuō)一聲霍四少大義,卻不知他為家族犧牲也只是障眼法,為的就是能光明正大守在她身邊。 小女人靠在他肩上嬌聲委屈道:她們都不喜歡我,還說(shuō)我是狐貍精,耍了手段才勾引了你。 對那些傷害、算計過(guò)她的人,霍四少霸氣表示:零容忍。 用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讓她們‘啪啪’打臉。 她就是爺的逆鱗! 三世情緣寵妻狂魔上線(xiàn)!

  • 重生1983:從奪回家產(chǎn)開(kāi)始

    六月浩雪

    穿到1983年,陸家馨面對的開(kāi)局是,原主考高失利被拐,后媽面甜心黑,親爹純利己主義者。 地獄開(kāi)局的陸設計師決定:后媽做初一,她做十五!親爹不做人,她教他做人! 大學(xué)還要繼續上,聽(tīng)說(shuō)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錯,她揮揮衣袖,勇闖港圈金融圈。 大哥大,嗶嗶機,舞池里的凌凌漆! 太平山,淺水灣,維多利亞女大款!

  • 重生八零,最佳再婚

    笑寒煙

    ??前世,米小小剛安葬雙親,就被惡毒奶奶一碗迷藥糖水蛋,送到了堂姐夫床上,要給天生不孕的堂姐生孩子,之后又被堂姐賣(mài)進(jìn)了山溝溝一家三兄弟光棍做媳婦,活的生不如死。 ??她發(fā)誓,她要報仇。 ??半年后,老天長(cháng)眼,竟然讓她得到了世間珍寶空間神器,她也終于有機會(huì )把仇人一一消滅。 ??只是,她臟了,已經(jīng)配不上深?lèi)?ài)她的那個(gè)男人。 ??她羞于見(jiàn)他。 ??于是,大仇得報的米小小一閉眼,就跳了河。 ??沒(méi)想到,再睜眼,竟然重生在了一切還未開(kāi)始之前。 ??這一世,她力挽狂瀾,改變父母慘死的悲劇,然后虐渣,打怪,升級,再找那個(gè)男人重新談一段戀愛(ài)。 ??嚴君蔚臉黑,一伸手,壁咚小姑娘:就談戀愛(ài)?不想結婚? ??米小小訕笑:結婚,一定結婚。 ??一世一生一雙人,不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