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現代言情

重生八零之辣妻有空間

展開(kāi)

重生八零之辣妻有空間

作者: 古欣 更新時(shí)間: 2024-07-17 23:58:06

連載中 簽約 VIP 現代言情婚戀情緣

【空間,神醫,女強、勵志,爽文】
  這是一個(gè)女主虐渣斗極品,暗中韜光養晦,后強勢翻盤(pán),與男主聯(lián)手絕地反擊,對抗前世今生迫害她的幕后大BOSS的故事。
  學(xué)霸神醫VS神秘大佬!
  PS:架空年代,一對一寵文,男女主雙潔,放心入坑!
  前世,喬瀾因為血液的特殊,被研究所盯上。
  她雖憑借‘熊貓體質(zhì)’,又刻苦鉆研打入研究導師隊伍,在基地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,但卻眼瞎心盲,錯把佛口蛇心的喬思思當親人,最終落了個(gè)尸骨無(wú)存的下場(chǎng)。
  鳳凰涅槃!
  喬瀾帶著(zhù)空間強勢重生!

免費試讀 加入書(shū)架 去APP,免費暢讀

最新章節

作品互動(dòng)區

大大已收到0個(gè)禮物禮物寫(xiě)的好棒,送個(gè)禮物~!

  • 99閱幣

    鮮花

  • 520閱幣

    咖啡

  • 1314閱幣

    鉆石

  • 6666閱幣

    豪車(chē)

  • 10000閱幣

    房子

  • 233閱幣

    刀片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(méi)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(méi)人支持Ta·快來(lái)做第一人

簽約

古欣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2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113萬(wàn)

  • 創(chuàng )作天數

    1043

其他作品

  • 重生八零之盛世梟寵

      前世,自以為是的柳云姝不識人心險惡,親歹人遠至親,連累父兄慘死,繼母病亡,被渣男賤女陷害受盡凌虐暴打昏迷數年。   彌留之際,白蓮花堂姐字字珠璣。   她命中注定生來(lái)就是別人續命的祭品?   她當年決絕狠厲的退親,揭開(kāi)的是驚天陰謀的序幕?   撥開(kāi)層層迷霧,害她家破人亡凄苦一生的罪魁禍首,居然是她謎一樣的身世?   形似枯槁心如死灰的柳云姝血淚盈襟。   她何其不幸!愚蠢,眼瞎,還心盲,作天作地還作死,終究負了他一世深情!   她又何其有幸!命運眷顧她重生一世。   浴火鳳凰,涅槃而來(lái)。   前世的債,她今生討!   黑心的姑姑,偽善的嬸子,偏心的奶奶,渣男賤女,一個(gè)都甭想跑!   總之:這是一個(gè)打臉虐渣斗極品,發(fā)家致富奔小康,霸道硬漢極致梟寵的年代文。   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永興隆鏟車(chē)配件部

    470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快樂(lè )的小艷

    446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玲瓏73

    290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小書(shū)餅

    119
  • 5

    20190901

    61
  • 6

    靜中有風(fēng)

    9
  • 7

    桑雅昀

    5
  • 8

    薰衣草27271910

    2
  • 9

    星辰為棋

    1
  • 10

    曾天QAQ

    1

同類(lèi)推薦

  • 花戎原著(zhù)小說(shuō):誤長(cháng)生

    林家成

    在魏國賤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經(jīng)受鑒鏡鑒相時(shí),鑒鏡中出現了天地始成以來(lái),傳說(shuō)中才有的那只絕色傾城的獨鳳,所有人都在為魏相府的三小姐歡呼,樣貌平凡的我納悶地看著(zhù)手,如果沒(méi)有看錯的話(huà),在鑒鏡從我身上掃過(guò)的那一息間,鑒鏡中的鳳凰,與我做著(zhù)同一個(gè)動(dòng)作……

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靈琲

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歷史上沒(méi)有記載的時(shí)空,職場(chǎng)上向來(lái)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的白領(lǐng)精英,在這里卻遇上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宮憫。

  • 薔薇莊園

    三月棠墨

    大雨滂沱的夜晚,沈嘉念衣衫破爛,狼狽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裝褲下,仰起的小臉蒼白如紙,嘴唇顫抖乞求:“救我……” 黑傘下,男人的臉龐看不真切,只聞得一聲短促的輕笑,辨不出情緒。 邊上的陸彥之暗忖:這姑娘找對人了,他這位好友平生愛(ài)好就是撿一些流浪的阿貓阿狗回去養。 別以為此人愛(ài)心泛濫,遠的不說(shuō),上個(gè)月帶回去那流浪貓撓了他一爪子,他反手撥開(kāi),厭惡得再不肯多看一眼。 果然,這人又一時(shí)興起,抱起流浪貓似的姑娘回了薔薇莊園,悉心養著(zhù)。給她吃最美味的食物、買(mǎi)最漂亮的裙子、送最貴的大提琴。 沒(méi)隔多久,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傳遍了,傅家那一位身邊多了個(gè)姑娘。 知曉傅大秉性的人嗤笑:看著(zhù)吧,養不了多久就扔了。 傅寄忱近幾日出現在人前,脖子多了兩道撓痕,再往后,那張俊美如神祇的臉上掛了彩。 眾人:家里的阿貓阿狗鬧成這樣了,還不丟掉? 深夜回家,傅寄忱借著(zhù)臺燈幽微的暖光,坐在床邊撈起被子里某人的手,給她剪指甲。 再不剪掉,他這張臉也不用出去見(jiàn)人了。 可笑至極的是,傅寄忱從未想過(guò)丟掉沈嘉念,她倒好,一聲不吭跑了,留下一枚親手雕刻的手把件兒,底下壓著(zhù)張做舊的箋紙,上面題字:佳偶天成。 傅寄忱氣瘋了,到處找那沒(méi)良心的貓。

  • 豪門(mén)棄婦不當對照組后躺贏(yíng)了

    冷面若兮

    孟初沅是豪門(mén)圈里公認的棄婦,老公常年不著(zhù)家,小叔子婆婆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脾氣臭。 別人都笑她過(guò)的不體面,只有孟初沅知道自己過(guò)的多舒坦自在。 有花不完的錢(qián),還不用生孩子。 只是一天,身為黑紅頂流的小叔子把她拉去了田園慢綜。 綜藝開(kāi)播前,作為對照組的孟初沅組以不幸的婚姻和冰冷的叔嫂關(guān)系穩占黑榜第一! 綜藝開(kāi)播后,孟初沅的神顏就直接蓋過(guò)了黑熱搜! 網(wǎng)友們的關(guān)注點(diǎn)開(kāi)始歪了畫(huà)風(fēng)。 豪門(mén)棄婦?有這四十克拉的鉆戒,我也要去當! 叔嫂不和?救命,他們倆擺爛擺的默契十足,簡(jiǎn)直是親姐弟好不好! 婆媳爭執?家庭日孟初沅婆婆的星星眼都快成她老迷妹了! 婚姻不幸?她男人占有欲都快溢出屏幕了,這是假cp我直播吃榴蓮皮!

  • 重生年代:病美人后媽只想咸魚(yú)

    暖心月

    (新文《重生年代:嬌美人大嫂拒絕營(yíng)業(yè)》開(kāi)更,還望寶子們多多支持小月哈~) 姜黎是在凹里村姜家嬌養長(cháng)大的病美人幺女身上醒來(lái)的。 原主也實(shí)慘:先是被退婚,接著(zhù)賭氣嫁給二婚男做后媽?zhuān)瑳](méi)成想,這個(gè)后媽竟倒霉催地成了大院里另一后媽的對照組。 簡(jiǎn)直堪稱(chēng)炮灰界女配中的翹楚。 但在姜黎這,一切都不是問(wèn)題。 她只知道,所謂的二婚男是海歸科研人才,業(yè)務(wù)忙、工資高、盤(pán)靚條順,常年不著(zhù)家,在這吃不飽穿不暖,出門(mén)靠走,通訊靠吼的年月里,嫁給對方,對此生只想咸魚(yú)的她來(lái)說(shuō),再好不過(guò)! 姜母:……閨女傻了! 哥哥(嫂嫂、侄兒侄女)們:……妹妹(小姑子、小姑)瘋了! 不過(guò),除了一家之主姜大隊長(cháng)外,其他家人都在為姜黎捏一把汗,擔心身嬌體弱的寶貝閨女(妹妹、小姑子、小姑)受不了做后媽的委屈,把自個(gè)憋出個(gè)好歹來(lái)。 知道姜家這檔子事的村里人,湊在一塊滿(mǎn)嘴冒酸氣,說(shuō)些有的沒(méi)的,特別是那不盼人好的,只等著(zhù)看姜家的笑話(huà)。 結果,姜黎婚后的日子不但過(guò)得美滋滋,更是男人疼,繼子女們寵、張嘴就喊媽?zhuān)瑺攷讉€(gè)就像黏人精,媳婦兒(后媽?zhuān)┳吣母侥摹?- 洛晏清生性淡漠,心里只有工作,但不知何時(shí)起,驚訝發(fā)現……

  • 電競大神暗戀我

    戰七少

    本書(shū)已出《我和榮光都歸你》三年前,帝盟解體,游戲天才莫北,低調隱退。 三年后,她女扮男裝,埋名回歸,從被人唾棄到重登神壇,引來(lái)了全民沸騰! 他俊美禁欲,粉絲無(wú)數,電競圈無(wú)人不識。 入隊一開(kāi)始他對她說(shuō):“安分點(diǎn),不要有非分之想?!? 后來(lái)她身份暴露,他從桌前抬眸,緩身站起:“游戲里結完婚就想始亂終棄?嗯?” 漫畫(huà),有聲同名《電競大神暗戀我》

  • 獨占偏寵:陸醫生他蓄謀已久

    格子蟲(chóng)

    機緣巧合之下,唐蘇發(fā)現她曾經(jīng)暗戀的高冷男神就住對門(mén), 八年了,他根本不記得她,唐蘇只好把小心思收斂起來(lái),裝不認識。 每次見(jiàn)面,她都中規中矩地喊他陸醫生。 …… 某一天,陸寒在午休,唐蘇溜進(jìn)了他辦公室。 值班護士驚坐起,沖著(zhù)唐蘇一邊喊“站住”一邊跟了過(guò)去。 等護士趕到,唐蘇坐在椅子上,伸腿勾了下陸寒的腿,撒嬌:“陸醫生,我腿疼,你給看看?” 陸寒退后一步,轉頭對護士說(shuō):“你先出去,我會(huì )處理?!? 護士點(diǎn)頭,還體貼地幫他們關(guān)上門(mén),心里卻在嘀咕,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(gè)對陸寒投懷送抱的女人了,每一個(gè)都是哭著(zhù)出來(lái)的。 一會(huì )兒,辦公室的門(mén)開(kāi)了。 護士抬眼看去,唐蘇果然紅著(zhù)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(lái)。 護士了然一笑,暗道唐蘇不自量力。 隨后,陸寒匆匆從辦公室里追出來(lái)。 徑直掠過(guò)護士,一把撈住唐蘇的腰,把她打橫抱起,轉身往辦公室走去。 他一邊走,一邊對著(zhù)唐蘇低聲哄道:“不是讓你等我一會(huì )兒,腿疼還自己亂走什么?” …… 婚后,陸醫生外出開(kāi)會(huì ),手術(shù)支援,帶薪學(xué)習,終日不著(zhù)家,打電話(huà)都沒(méi)人接,唐蘇儼然成了一個(gè)新婚棄婦。 她在她的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寫(xiě)上:守活寡。 然后—— 某個(gè)風(fēng)雨交加的晚上,陸醫生回來(lái)了。 沒(méi)多久,她把抖音賬號的個(gè)人介紹上改成:求放過(guò)。